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武神第十六章愿赌服输

发布时间:2020-01-22 23:22:23

武神 第十六章 愿赌服输

“你……你是如何做到的?”厉雅静涩声问道。

此时。在她的声音中已经没有了一点儿的高傲,就像是一只被打落凡尘的凤凰,再也不是什么神兽级别的存在了。

贺一鸣轻轻的一挥手中五行环,顿时荡起了一片光芒。

“你可知我手中这是何物?”

“不知道。”厉雅静收敛了那起伏不定的心情,一双妙目死死的盯着五行环,但硬是看不出这是什么神兵利器。

贺一鸣双眉一扬,朗声道:“此物名为五行环,乃是集天下五行为一所锻造而成的仿制神器。”

“五行环……”厉雅静脸色变了两下,道:“这就是昔日五行门的镇门之宝五行环?”

贺一鸣微微摇头,道:“仿制的罢了,不是真正的神器。”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贺一鸣的声音中还带着几分遗憾。

他这种心理确实是发自于真心,不过这也是因为他拥有神器九龙炉的关系。若非如此,他也绝不可能说出这番话来。

而听在其他人的耳中,却是不免在心中腹诽,这家伙有了如此强大的仿制神器还不满足,竟然还奢望得到真正的神器五行环,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厉雅静眼中惊恐尚未褪去,就又多了一丝茫然。

她喃喃的道:“不可能,五行环和九龙炉都是仿制神器,它又怎么能够将我的火龙收去?而且自古以来。也从未听说过五行环具有如此神通。”

台上众人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的眼中也有着同样的疑惑。

五行环和九龙炉都是神器,就算是有什么差距,也绝不可能相差如此之大。

那名闻天下的九龙竟然会被同阶兵器收走,这也确实是闻所未闻。若是五行环真有如此神奇力量,那么在各派的史书之中,断无可能只字未提。

贺一鸣心中闪电般的转过了无数的念头,他知道自己的表现引起了众人的怀疑,若是不打消这些人的臆想,天知道会否有人联想到真正的九龙炉之上。

微微一笑,贺一鸣的脸上带着一丝刻意表现出来的得色,道:“若是真的神器五行环和神器九龙炉相遇,或许做不得这一点。但是你我手中兵器,那就不同了。”

厉雅静的玉脸上顿时笼罩了一层寒霜,她冷然道:“贺兄,我手中的仿制九龙炉,乃是琉璃洞主花费二百年时间准备,搜罗了天下至宝,这才锻造而成。绝对不会逊色于天下间任何神兵利器。”

贺一鸣心中颇为羡慕,但脸上却露出了一丝不屑之色,道:“厉尊者手中的九龙炉固然是出于名门,但在下的五行环亦是仿制神器之一。而且在锻造成功之后,更是被一位五气尊者锻造师增加了一些东西。”

说到这里之时,贺一鸣一脸的神秘之色,而且就此打住,什么也不肯说了。

只是,在他的心中却道。楚老哥,这件事情,就只有朝着你的身上推了,见谅,见谅!

众人心中这才有些释然,对于贺一鸣的遮遮掩掩,任谁也不会感到奇怪。他若是肯直接的,毫无保留的说出来,那才叫脑袋秀逗了。

厉雅静却是固执的摇着头,依旧道:“不可能,无论对五行环动了什么手脚,都不可能将我的火龙收去。”

贺一鸣脸色一寒,怒哼一声,道:“胡搅蛮缠,若是你实力足够,能够驱使九龙同出,我就算是有天大的本领,也休想将火龙擒拿。但是你只有七龙而已,就算是火龙阵法被破,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说罢,他转身朝着金战役走去。留给了对方一个大大后脑勺,竟然是再也不看厉雅静一眼了。

众人面面相觑,这番话听起来似乎是有道理,但是仔细一想,众人顿时恍悟,这根本就是强词夺理么。

只是,望着贺一鸣离去的背影,台上台下,竟然再也没有人敢询问一句了。

金战役长笑一声,道:“华兄,如今比武已经结束,胜负一目了然,你可以履行赌约了吧。”

华瑞金的脸色铁青,厉雅静败的莫名其妙,蹊跷之极,哪怕是杀了他也不相信,同为仿制神器的五行环,竟然会拥有远比九龙炉大的多的威能。

但是,此时事实摆在眼前,哪怕他知道在五行环中必有玄机,可就是无法找出其中奥秘。

此刻听到金战役的话,他的心中更是如同翻江倒海一般的难受。

不过,他也是老牌的尊者了,勉强一笑,道:“金兄放心,华某不会赖你的。”

艾文彬突地一笑,道:“华兄,金兄的一级天材地宝,就由我支付了如何。”

华瑞金的脸色阴沉若水。但却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道:“好,有劳艾兄了。”

宇幕飞则是随即笑道:“华兄,兄弟和你可是两清了。”

他口上说着轻松,但是眼角眉梢之间的那份得意,却是表现的淋漓尽致。

华瑞金紧咬牙关,但是在这一刻,却是唯有打落牙齿和血吞了。

他带着南疆两位新晋尊者,厉江峰父女来到西北之后,一共打了四次赌,前三次大获全胜,赢来了三份一级天才地宝。但没想到的是,这第四次打赌竟然一下子输了个干干净净。

如果不是一开始他就心存疑虑,并没有接下所有大申之人的赌约的话,那么此刻的他,怕是连内裤也输掉了。

他站了起来,向着众人团团一揖,道:“众位,今日的以武会友就此结束,我们先走一步。”

华瑞金向着厉江峰一点头,这位新晋尊者轻叹一声,来到了台下,将拿着九龙炉发呆的厉雅静拉走了。

随着他们三人的离去。众人的兴致也就自然而然的淡了下来。

作为东道主的艾文彬自然是最为忙碌之人了,他转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在今天表现的如此耀眼的贺一鸣和金战役两人,随后,他将朱八七唤上了高台,耳提面命了几句,这才笑着去招待宇幕飞等人一行。

朱八七匆匆下来,道:“贺尊者,家师吩咐,您的房舍已经准备妥当了。至于金尊者,请随家师而去。您的房舍在主峰上层之内。”

贺一鸣一摆手,道:“不用那么麻烦了,金兄与我住在一起。”

朱八七微怔,顿时是苦笑连连,道:“贺尊者,按照本门的规矩,除非是本门的客卿尊者,否则同样不允许登上主峰雾层以上的。”

贺一鸣正待再说,却见金战役微微摆手,道:“贺兄,这是天池一脉传承了数千年的规矩。正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你就不要争了。”

贺一鸣的眉头微皱,他的目光在这两个人的脸上扫过,霍然间,贺一鸣明白了其中道理。

艾文彬这样做,是特意将自己与金战役分开,而金战役却是看出了其中意思,所以才会反过来规劝自己。

虽然不清楚艾文彬这样做的用意,但是在稍微考虑了片刻之后,贺一鸣还是微微点头,带着百零八和白马雷电跟着朱八七而去。

这里是天池,而不是横山,而且艾文彬与横山一脉的关系最为交好,贺一鸣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因为这点儿小事而得罪他。

在朱八七的带领下,贺一鸣、百零八、白马雷电和于惊雷都来到了主峰高层的那片终年笼罩不散的雾气下方。

朱八七停下了脚步,看向百零八,脸上泛起了一丝犹豫之色。

贺一鸣神情有些不愉的道:“朱兄,这位百零八兄是我的知交好友,难道也不能进入么。”

朱八七尴尬的一笑,道:“贺尊者见谅,按照祖训,除非是当代宗主大人,或者是里面的尊者开口,否则任何外人也休想进入。”

贺一鸣眼珠子一转,笑道:“那么于师兄可否进入?”

“当然,于兄是横山一脉弟子,而横山一脉是我天池分支。自然不是外人了。”朱八七朗声说道。

贺一鸣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道:“既然如此,百兄自然也有进入的资格。”

朱八七大奇,他认真的想了想,喃喃的问道:“贺尊者,这句话怎么说?”

贺一鸣指着闷声不响,仿佛一块巨大的活化石一样的百零八,道:“百兄已经加入了横山一脉,担任本门的尊者长老之位,还请朱兄多多指教。”

朱八七瞪大了眼睛,怔怔的看着百零八。但是,就算是再给他一个胆子,也是不敢向着这位神秘莫测,就连他师父也看不出深浅的家伙询问。

于惊雷的一双眼眸中顿时流露出了近乎于疯狂的欢喜之色,但是他非常识趣的低下了头,将这一切喜悦都深深的埋在了心中。

朱八七偷眼瞧去,哪里不知道其中猫腻,只是转念一想,顿时是苦笑一声,道:“既然百先生亦是横山长老,那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贺一鸣向着他微微一笑,原来历代祖师定下的规矩,也是有漏洞可循的。

直到进入了雾气之中,于惊雷才悄悄的朝着百零八看去。他方才虽然是高兴的几乎手舞足蹈,但此刻却想起来了,这一切不过是贺一鸣的信口开河,不知道是否会因此而得罪了百零八尊者。

只是如今看来,百零八依旧是毫无表情。

虽然知道这就是百零八的正常表现,但于惊雷就是莫名的安心了下来。

固阳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莒县人民医院
长春白颠疯医院哪家好
青岛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锦州权威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