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老父代车祸致脑死亡儿子捐器官

发布时间:2019-10-09 14:30:26

老父代车祸致脑死亡儿子捐器官

“我一想起还要让医生切下他的器官,心疼得如被刀刺。但其他人的亲人生病,痛苦不比我们少,如果捐出器官延续他人生命,又多了一家人能团聚,生活也有希望了。”

——车老伯

有感于电视报道的一例肝癌患者捐遗体义举,昨日,67岁的车老伯忍痛,将脑死亡小儿子的肝、肾、眼角膜四个器官捐赠出来,遗爱人间。据不完全统计,今年1月以来,广州地区约20名死者捐出器官延续他人生命,而去年全年只有14宗。

不过,器官移植缺口依然很大。像广州军区陆军总院尽管有3人接受了捐献的肝脏,但还有20多人等候肝脏移植。广东省红十字会希望更多市民认识到器官捐献,并参与到器官捐献中来。

持续15小时抢救无效

昨日的器官捐赠者是27岁的江西人车金湖,他10年前与妻子郭斌妹到顺德打工。9月11日中秋节前夕,他不幸从电动自行车上摔了下来,车祸造成严重颅内伤,从深度昏迷恶化至脑死亡状态。车金湖被送到当地的龙江医院救治,医生诊断为闭合性颅内伤。但开颅手术后,他一直昏迷不醒,第二天呼吸也停了,临床诊断为脑死亡。

医院向家属道出了“坏消息”,父亲、母亲、大哥立即从江西赶来,见金湖的最后一面。大哥车宗生突然想到:弟弟这样去世了实在可惜,不如将器官捐出来救人吧。

9月15日,龙江医院将车家的捐献器官意愿告知了广东省红十字会。16日中午,车金湖被转送到全国首个器官获取组织所在的广州军区广州总医院。据医院ICU主任文强介绍,车金湖已陷入深度昏迷状态。医院为他进行了脑死亡诊断与检查,判定其具备致伤原因明确、深度昏迷、所有脑干反射消失、自主呼吸消失四项硬指标。随后,ICU还进行了持续15小时的抢救措施。可是,所有救治措施无效。

将捐出肝脏肾脏角膜

昨日下午5时,车家作出了沉痛决定——放弃治疗。5时22分,车金湖的父亲在省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医生、家属和媒体的见证下,在医院为27岁的小儿子签下《器官捐献同意书》。只见他颤抖的双手在同意书上,捐赠器官一栏的“肾脏”、“肝脏”、“眼角膜”三项上打勾。

1小时后,ICU传出消息,车金湖不仅呼吸停止需靠仪器维持呼吸,血压也持续不稳,医生判断,摘除器官时机随时到来。傍晚6时19分,新快报看见金湖睁着无神的眼睛,全身连着监护仪器被推出ICU,进入手术室等待。推出病房的一刻,年老的双亲和年轻的妻子扑往车金湖身上痛哭,哭至近乎崩溃的老父亲手为儿子合上了双眼……

晚上10时25分,车金湖心跳停止,达到了“脑死心停跳”的捐献条件,医生开始器官摘除手术。晚上12时截稿时止,手术仍在进行中。

父亲心如刀割,但最终同意捐献:

延续他人生命,又多了一家能团聚

死后保证遗体完整无缺,是中国人传统观念。碍于这个观念,中国器官捐献人数极少,急需移植的器官紧缺。而车老伯对于给儿子捐赠器官的意愿,正是在短短两天里,从拒绝,到接受。老人淳朴的想法是:儿子死得虽然可惜,但可以救活多个病人,这爱心胜造七级浮屠。

了解到,先提出捐献器官的是车金湖的大哥车宗生。“在江西老家,我曾经看了一则报道,一个肝癌患者在广州捐献了自己的遗体供医学研究,我便很佩服这义举;如今,弟弟捐献自己的器官,一个人能救活好几个人,这比打造七级浮屠更有价值。”他说。

车宗生将这个想法告诉了家人,但两老和弟媳开始坚决不同意。“我的儿子死得这么惨,我一想起还要让医生切下他的器官,心疼得如被刀刺。”谈起“捐器官”前的心理斗争,车老伯老泪纵横,痛苦万分。

车宗生坚持做思想工作。“我们家失去一个孩子心情很悲痛,但其他人的亲人生病,痛苦不比我们少,如果捐出器官延续他人生命,又多了一家人能团聚,生活也有希望了。”车老伯不断思考大儿子的话,最终点头认同。当车老伯表达捐献儿子器官意愿时,他只是坚定地说了一个字:“捐!”

孝子生平

车祸前,他奔波借钱给父母寄过节费

车金湖出生在农村,是个百分百的孝子。出车祸前,他正与妻子前往工厂聚餐,目的不在吃饭,而在于向老板借点钱,寄回家给爸妈做过节费。

今年5月18日,车金湖入职龙江镇的盛美意居家具城做木工,老板承诺给他5000元一个月的薪水,但不包吃住。过去的4个月老板一直欠薪,车金湖只从厂里拿了7000元维持生活。

而突如其来的车祸毁灭了车金湖的家庭。

中秋节前一晚,车金湖收到老板邀请员工聚餐的。“金湖决定去聚餐的目的是,希望向老板借点钱寄回家,给父母做过节费。”大哥车宗生回忆道。

车金湖和妻子从家里打了两辆电动自行车前往老板所说的饭店。然而聚餐地点没找着,他们只好重新打了两辆电动车,悻悻而归。

由于晚饭没吃成,郭斌妹手脚发软,中途要下车休息。但车金湖的车依旧往前走,不到10秒钟,电动车在约150米远处出了车祸,车金湖整个人摔在路中间。“当时金湖只喊脚痛,弟媳见他没有头部外伤,便召来120送到龙江医院。”车宗生说,不料弟弟在救护车上,突然抱头大喊“很疼”,渐渐陷入昏迷。

就这样,车金湖与家人从此相隔。留下年轻的妻子,刚满2岁的儿子,和一双年迈的父母。

分享到:

连云港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宣城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东莞妇科医院哪家好
连云港治疗癫痫病方法
宣城治疗癫痫病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