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山东宁阳化工园区污染地下水被指夺命工业园

发布时间:2019-08-14 18:02:16

山东宁阳化工园区污染地下水 被指“夺命工业园”

CC环保讯:如果不是无意间路过,决不会发现,在风景如画的泰山、曲阜、水泊梁山组成的旅游三角核心位置,还悄悄隐藏着这样一片土地。  山水相依、民风淳朴、物产丰富、历史悠久这是当地政府门户站中对这片土地的深情描述。尽管这里被看成是复圣颜回的故乡,尽管名闻遐迩的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遗址就坐落在此,但真正吸引走近这片土地的,却是这里异常刺鼻的空气、污浊浑黄的水源和垃圾遍地的景象。  已经来过好几拨了,可我们村的环境还是没有改变。山东省宁阳县华丰镇国家庄村村民路峰(化名)手指远处正在冒烟的化工厂,对说道。  源头:渐行渐近的化工厂  追溯国家庄的历史,得从矗立在村口的一块村碑开始。清初国姓迁此定居,取名国家庄。 300多年过去了,闯入这个村庄的除了几家善良、友好的外姓人,还有村庄南面连成一片的化工企业。  华阳农药,这是上个世纪60年代最早落户国家庄的化工企业,如今已更名为华阳集团。在计划经济时代,这个省内外知名的企业曾是当地经济发展的坚强支柱。想金山、盼银山,华阳农药是靠山,这条标语虽已成为过去,但依然可以想见企业当年的雄风。  上个世纪末,这片小小的区域已形成了以华阳集团为主的化工产业基地,囊括了山东财富、华阳迪尔、昌林化工等五家大型农药、化工企业。2010年,这里被纳入泰山之阳科技产业城经济开发区,进入现代工业聚集区、宁阳城市副中心、泰安经济增长极、山东发展新亮点重点打造项目,成为招商引资的闪亮名片。  就在化工企业蒸蒸日上、即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的同时,国家庄的村民们却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生存危机:村里的自来水不能喝了。  接踵而来的还有让路人掩鼻而过的空气、日复一日的买水、储水,以及居高不下的癌症死亡率。  据国家庄村支部书记李云武介绍,从上个世纪80年代末开始,村里就已修建自备井,并通上了自来水。十几年前,当村民反映抽上来的自来水发黄、发臭的时候,村里立刻重新投资,在村庄北面重新打了一口120米深的新井。然而没过多久,水质又发生了变化,当地农药厂只好捐资在村庄更靠北的地方打了一口将近200米的深井。  井越打越深,但水依然不能喝。2009年,当地政府不得不在国家庄村委会大院门口安装了净化过滤设备。而与此同时,化工厂与村庄的距离却越来越近。在村口看到,正在建设的泰安宝泰能源有限公司60万吨/年甲醇深加工项目与国家庄相距仅百米之遥。地上的麦苗还未除去,泛着幽幽的青色,但整个耕地已经被围墙圈了起来,推土机正在紧张地施工。  尽管当地环保部门一再强调,位于国家庄南面的化工企业基本安装了污染物监控系统,实现了工业废水、废气的达标排放,但在百姓眼中,国家庄的水污染和空气污染都与化工厂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常常在半夜偷偷地排放废气和废水,熏得人眼睛疼。一些村民甚至暗中猜测,这些化工企业是否偷偷地将废水直接排放到地下,从而导致了地下水的污染。  监测:事实与数据的落差  当地村民告诉,早在几年前,就有人向环保部门举报过国家庄的水污染和空气污染问题。两年前,与国家庄临近的西瓷窑村村民甚至集体向当地的化工企业抗议,要求企业治理污染,减少排放。然而一切似乎都是徒劳,村民们除了每人获得20元钱的经济补偿外,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的回应。  国家庄的水污染和空气污染与当地的化工企业究竟有着怎样的联系?这些化工企业是否存在偷排偷放的现象?当地环保部门又是怎样进行监测监控的呢?3月16日,带着这些疑问,一行前往宁阳县环保局采访。  由于分管领导均不在办公室,泰山之阳科技产业城经济开发区的一位赵姓科长闻讯后,赶来给做了一番解释。该科长表示,为了提升村民的生活质量,有关部门正在考虑逐渐缩小化学工业园区的规模。此外还会通过集体搬迁的方式改善村民的居住环境,但国家庄的村民目前还不在搬迁的考虑范围之内。  半个小时后,宁阳县环保局一位刘姓副局长接受了的采访。他表示,宁阳县对高新技术生物产业园日排生产废水100吨以上的企业和电力行业废气排放企业,均要求安装了污染物监控系统,并在国家、省、市、县四级环保部门监控系统进行联,实现时时监控和监测。尽管环保部门也曾风闻某些地方水质存在问题,但由于饮用水检测不属于环保部门的职责,一直没有进行过实地检测。  我认为,现在每个村庄都实现了通自来水,村民的饮用水应该都是安全的。该副局长与经济开发区赵科长一同表示。  然而,当展示出从当地百姓家中取到的浑浊自来水样时,赵科长表示,村里不是安装了净化设备吗?那个水都是能喝的。  在泰安市重点废水监管企业自动监测监控系统中看到,2012年2、3月份的监测数据显示,位于国家庄附近的大型化工企业均未出现超标排放的现象。而其它一些化工企业,如华阳迪尔暂时还没有并入监控系统中,数据空缺。其中,华阳农药化工从3月1日至3月15日化学需氧量的达标排放量为7.6491t,超标排放量为1.0539t氨氮的达标排放量为0.5683t,超标排放量为0.0332t废水的排放量为95987.00t。按照监控人员的解释,以上数据均达到了国家规定的排放标准。  还从2011年9月14日的《泰安》了解到,从2011年8月至9月中旬,宁阳环保局曾利用夜间和凌晨,对汶河沿岸主要排污企业共进行了4次突击检查。夜查主要查处超标排污、未采取措施就地坑渗、不正常使用污染处理设施的企业,对规避监管或弄虚作假的违法行为,依法从严进行了处罚。  可以说,从建厂开始,就有村民反映这些化工企业将污水排入地下。环保局一位主管业务的工作人员表示,对此,环保局曾多次监管,严查偷排、偷放等环境违法行为,就目前来看,偷偷将污水排入地下的企业是没有的。污染地下水就是犯罪。  而对于国家庄地下水所出现的问题,该工作人员认为这是因为宁阳附近的地下水硬度高,碱性大,与化工污染关系不大。  宁阳县环保局执法大队的一位工作人员透露:宁阳县是从1989年建立环保局的。可以说,国家庄的污染问题,既有历史的原因,也有监管的漏洞。他表示,由于目前的污水处理设备和废气排放设备满足不了明年的治污标准,有关部门正在考虑建设新的治污设施。  尽管只能被迫接受买水喝的现实,但大多数村民已经习以为常尽管化工企业渐行渐近,逐渐吞并村里的耕地,但村民只能在痛惜之余,发出一声无奈的叹息。监管的缺失使这个贫穷、寂寞的村庄日益沦为农村环保的灰色地带。  2012年2月21日,曾就泰安宝泰能源有限公司60万吨/年甲醇深加工项目向国家庄扩展、同时吞并耕地一事分别向宁阳县国土局与泰安市国土局反映,得到的回复分别是不清楚,这事归经济开发区管理。没有这种情况,你们找省里反映吧。  时隔近一月,当再次来到国家庄时,该工程已迅速进入到施工阶段并初具规模。一行再次赶往宁阳县国土局进行采访,追问之下,一位徐姓副局长表示,该项目的确没有土地审批手续,属于违法占用耕地。该局已于2012年2月12日下达了停工通知书,但对于该项目在23月继续违规建设的事实却并不知情。  由于这片区域离开发区核心地带较远,我们的监管不能立即到位,一些违规项目死灰复燃的情况也是有的。宁阳县国土局执法大队一位朱姓副大队长表示。  与此同时,宁阳县环保局相关负责人也认为,该项目不但没有安全评估报告,也没有环评报告,基本属于违法建设项目。  而当再次来到泰安市国土局采访时,该局执法大队的一位王姓工作人员表示,据我们了解,没有这种情况,你们找宁阳县解释吧。  据施工现场项目指示牌介绍,该项目计划总投资6.3亿元,占地100亩,主要建设3000平方米甲醇罐区。而从相关站初步了解到,由于存在火灾爆炸等危险,建设甲醇罐区需要经过严格的安全审批甲醇的灌装、放置和转运都有严格的安全管理规定。一个没有经过任何审批程序的高危化工企业就这样矗立在老百姓的家门口,个中风险,可想而知。  据宁阳县相关部门介绍,截至发稿时,与国家庄仅百米之遥的泰安宝泰能源有限公司60万吨/年甲醇深加工项目已经全部停止施工建设。宁阳县环保局与土地局也纷纷表示,将依法按程序处理相关违法事宜。  然而,今春的麦苗已经毁去,国家庄的土地还在痛苦地呻吟。让村民们深深忧虑的是:明年的春天,是否还会有新的化工企业卷土重来,在国家庄难以愈合的伤口上,再度撒上一把盐。  有关国家庄水污染和环境污染问题的进展,本刊将继续追踪报道。  监管:被遗忘的角落  3月16日凌晨3点,在几家化工企业排污口蹲点取样,却并未发现所谓半夜偷排偷放的现象,从两个排污口取回来的都是经过处理的污水,尽管气味冲鼻,却比白天在老百姓家取的自来水还要清澈。一些村民在诧异的同时不禁深深怀疑,当地企业是在得知来访后立即开启了污水处理设备。此外,由于当晚下雨,化工园区刺鼻的农药味和消毒水味也稍稍散去,不像白天那么强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