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我的魔法时代 79.如果你曾去过那片荒原

发布时间:2019-12-05 04:48:42

我的魔法时代 79.如果你曾去过那片荒原

武馆庭院里的方形练武场上大型防护罩式法阵已经开启,在练武场的四个角落里分布着四座魔法符文方尖塔,方尖塔上面的魔法符文逐一亮起,围绕着方尖塔的四周充盈着魔法元素之力,那些浓稠的魔法力在空气中慢慢的挥发,不断地扩散,随着方尖塔中心,向外发出一荡一荡魔法光晕。

这是一种专门为结界魔法阵所设计的小型方尖塔,只有两米多高,四根魔法光柱从方尖塔的塔顶尖儿沿着四十五度角在练武场上空百米高的中心位置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座正三角金字塔型的魔法防御结界。启动这样四座的方尖塔,是需要消耗一定量魔晶的,不过因为皇家魔法学院鼓励这种正式的决斗,所以皇家魔法学院愿意承担这笔费用的一半儿,当然还有约定俗成的一些说法,那就是另一半魔晶的费用,是由决斗的失败一方自行支付的。

当然,这也是学院为了让魔法学生们能够清楚的认识到,任何形式下的决斗,都是一种颇为耗费金钱的事儿。任何私下里的决斗都是禁止的,不被学院所允许的,因为那些伤亡是最不可控的,每一位能够进入皇家魔法学院学习的精英魔法师们都是格林帝国最为宝贵的财富,这样在魔法光罩的保护之下,有学院魔法老师在一旁监督评判,所以一般不会出现重伤或者死亡。

在我临上场之前,诺亚从魔法腰包里搬出一只封魔箱,随后从里面取出三张魔法盾卷轴递给我,并搂着我的肩膀对我小声说道:“你一会上场直接就开启魔法盾,该用就要用,别替我省。”

迭戈阴着脸在场边的武器架子上拿了一把木质匕首,信步走上了练武场,那身冰属性的蛇蜥皮制成的魔纹构装轻甲在魔法光罩下面徐徐生辉,空气中浓郁的魔力让他身上这件篆刻满了魔纹的构装上面不时有一道道的魔法流光划过,将迭戈学长小麦色地皮肤映衬得如同有了一层油光,银白色的短发,细长的脸颊,眯成一道窄缝的细长眼睛释放出冷冽的青芒,冷冷地看着我。

在练武场的四周站满了围观者,劳伦佐和他圈子里的那些朋友们就站在迭戈的身后,卖力地为迭戈学长呐喊助威,阿莱西奥和安德烈这是抱着肩膀,靠在武馆屋檐下面的石柱上,两个人自顾自地在低声谈论着什么,只不过声音被周围杂音掩盖,他们说得又快又轻,我想猜也猜不出来。

安德烈和阿莱西奥只不过是受人所托,将我和诺亚推荐到剑与玫瑰社团,但却没有保护我或者是为我出头的与义务,更何况张口提出决斗的人是我,所以这时候的他们反而显得很轻松,至少有学院老师在一旁监督,双方大概都不会下死手,况且练武场的防护结界也会降低法阵中的技能的魔法伤害,或许在他们看来,我这种有些小背景,又不算太安分的北境人,应该吃一些苦头,收获一些小教训,才能把我浑身的棱角磨平。

迭戈在剑与玫瑰社团里,算是二年级社员之中的扛旗人物,名声在外,认识他的人自然也就很多,大多数都知道这是一位狠角色,但是当脸相还显得有些稚嫩的我,真的要准备上场,那些议论声就已经像是夏天厕所里的苍蝇们‘嗡嗡嗡’吵个不停。

而我的身份,就像是晕染在洗笔池里的墨汁儿一样,迅速的扩散开。

人群中有好事者向四周的同伴询问:“他是谁,竟然敢和迭戈叫板?真是无知者无畏啊!”

一旁有人抬杠,‘嘿嘿’一笑才说道:“你怎么就断定人家会必输无疑,或许就是一匹黑马呢?这位可是从北境那边过来的,听说那边年年冬天都打仗,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是受战火洗礼涅槃后脱颖而出的战斗型魔法师?”

这时候,有知情人提供一些信息:“哎呀,你说得有些道理啊

,据我所知,迭戈就是因为好友伊凡栽在他的手上,才会替好友出头的。”

“帝都帮的那些人吗?呵呵!”当然也有一些人,对皇家魔法学院里的‘帝都帮’并不是太感冒,于是冷笑说道。

不理会那些场外的观众,我看到站在场中负责仲裁胜负的魔法老师已经等在位置上,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迈步走向练武场边缘的武器架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我还是选择拿起一把木质的短宣斧,握着那沉甸甸的斧柄,心头又萦绕起一种熟悉的感觉,脑海里回想起第一次和库兹在死亡之路的尽头与那些灰矮人强盗血战的场景。

四周围观的人群都是用着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我,一时之间吵杂的议论的声音也在渐渐变小了。

“看,他选了一把野蛮人才会用的斧子,在我们帝都这边,就连狂战士也不喜欢使用斧子,史洛伊特省的北境人果然和我们不一样!”一旁有人在感叹着,他之所以能这样的肆无忌惮,多少有一点没将我放在眼里,而我却根本不屑于多看他一眼,只是这些围观人群的注视下,神色平静的走到场中。

相较于迭戈,我身上的装备虽然并不寒酸,一件暂新的米索利魔法长袍在学院的新生之中,也算是很不错的魔法袍子,但是面对于迭戈学长身上华丽的冰蛇蜥皮魔纹构装皮甲,就显得有点不够看。

那把长匕首在迭戈手里像是他的第六根手指一样灵活,随着他手指的律动不停的上下翻飞,让人看得眼花缭乱,一丝丝白色的气旋在他的身体周围环绕,没想到他主修的竟然是风系魔法,虽然他安静的站在原地,但是给人一种随时可能消失的错觉。

我的心头涌起一丝隐约的危机感,上一次有这种感觉的时候,正是去年的冬天,在白雪皑皑的山岭之间,遇见那位肩膀上扛着一捆长矛的野蛮人,当时就出现了这种隐隐地危机感,而现在这种直觉出现在迭戈的身上,我只能反复告诫自己,他非常危险,要小心,小心,小心。

“在我决斗开始之前……”迭戈黑着一张脸对我沉闷地说了半句话,然后停顿了一下,脸上才浮现了一抹邪异地笑容,他咧嘴‘嘿嘿’一笑,然后才接着说:“……我想告诉你,其实我根本就不在乎名声,只要我能够令人感觉到畏惧没这就足够了,所以你别妄想我会轻易的放过你!”

他眼睛里的目光像冰冷的毒蛇,但是那种诡计得逞的阴阴笑容却是有点看得我毛骨悚然。

随着他身上魔纹构装上面的镶嵌着魔晶石的凹槽微微的亮起,轻皮甲上面的魔纹充盈着魔法元素之力。

我站在迭戈的对面,小心谨慎的盯着他,身体周围慢慢地浮起了四色石鼓图腾,来帝都这么久,还没有人能认出环绕我身体周围这色彩缤纷的彩色石球究竟有什么样,有些人甚至理所当然的将它们当成我身上的某件魔法道具,在帝都,各类魔法辅助器具层出不穷,所以大家都早已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可是当这四颗石鼓图腾漂浮在我身体周围,随手我又撑起了三面冰盾围绕着我的身体不停旋转之后,站在场边上的那位负责裁判胜负的魔法老师惊讶的转过头看着我,一张充满了褶皱的苍老面容在魔法兜帽中显露出真容,他始终低垂着的眼睑微微睁开,仔细的辨识着我身边漂浮的石鼓图腾。

等他看得越发真切,他眼中的惊诧之色越是浓重,他甚至不顾我们决斗即将开始,直接走向场中,眼睛牢牢地盯着那四颗石鼓图腾,并缓缓向我走过来。

“这些是兽人部落的石鼓?”他边走边问我,他的语速很快,而且竟然开口就是兽人语。

我知道这些石鼓图腾一旦出现在一些生活阅历丰富的老魔法师面前,那么这个关于兽人部落石鼓图腾的秘密将很难藏得住,所以我对此也从不去刻意的掩饰,现在终于有人问起这件事,我便直接爽快地用兽人语回答说:“是的,这是兽人部落里的风水土火四系石鼓图腾。”

周围那些学长们像是在听天书,纷纷傻眼茫然的看着我和这位老魔法师在用兽人语交流。

“据我所知那些萨满巫医,在最初期也仅仅只能掌控其中某一系元素力量,从而操控某个单一属性的石鼓图腾,可是你现在……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居然拥有四系石鼓图腾,是吗?”这位年迈的魔法老师眼中痴迷的看着围绕我身体自由旋转的石鼓图腾,伸手想去触碰,但是那四只飘动的石鼓却像是有灵性的元素生物一样,每次他苍老的手指即将碰触到石鼓之上,那只石鼓都会瞬间的飘离原本运行的轨迹,避开魔法老师的手指。

“您说的没错!”我的目光所触及之处,四系石鼓图腾像是一串华丽的连珠一样,在我身体周围来回的窜动。

“呵呵,这里好像并不是什么适合谈话之所,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在空闲时间来图书馆二楼那边找我,我们可以好好地聊聊关于兽人部落的事情,那是我年轻的时候,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我相信你大概也与我有着同样的经历。平时的话,我都会在呆在那边整理魔法书籍……瞧瞧,我差点忘记了今天来这里的目的,等等,我应该给开通一下来图书馆二楼的权利,嘿嘿,这件事,你可不能对其他同学说,毕竟着有些不符合学院的规矩,算是我给你开的一道后门!”老魔法师笑起来,充满褶皱的脸上显得很灿烂,他说话的时候是一口地道的古鲁丁兽人语。

“我可以去图书馆二楼找您?”我有些惊喜的问道。

“当然,或许我还可以给你很多便利,比如应该如何快速的积攒那些该死的积分,至少在学院的图书馆里,那些积分相当于是魔晶石都买不到的好东西,你大概也看到了,一楼图书馆里面那些如同书山书海一样魔法书籍,那些书,每一本都需要积分,虽然只是一点点,但是要想在这有限的四年间,全部阅览一遍,你需要海量的积分。”老魔法师撩了一下眼皮,他的笑容有点神秘,至少他此刻成功的向我抛出了一张大饼,我盼望已久的‘饼’。

然后他继续对我说:“那么,如果仅仅是这些,这还不是什么会令你绝望的事儿,但是如果你按部就班,在二年级的时候登上图书馆的二楼,你会发现这里每一本魔法书籍需要的积分将会是一楼那些魔法书籍的十倍,我可以让你把这些琐事变得简单点。”

老魔法师这张‘饼’有点大,而且上面摆满了许多的‘海鲜’、‘腊肉’、‘蔬菜’和香喷喷的‘豆子’,忽然之间我觉得这很可能不是一张免费的‘饼’,然后我有些变得犹豫了,我觉得有些话至少要说在前面,关于那些兽人部落的秘密,这关系到我的兽人兄弟库兹的安危,有些事情就算是死也不能说的。

于是我对老魔法师说道:“很抱歉,关于那些兽人部落秘密,这涉及到以前的一些誓言,我恐怕很难……”

“不……不要忙着拒绝,没有人会强迫你说一些你不愿意说的事,当你成为了一名魔法学徒的时候,你就拥有了一个崭新的身份,你已经成为了格林帝国的贵族,那么你拥有了自由言论的权利,我想你会愿意和我聊聊那片大草原,成群结队的独角野牛群,草原上的奔跑健将魔羚羊,漫山遍野的初级魔法草药以及健壮而无比热情奔放的年轻的美丽的兽人女郎……”他停了一下,然后继续向我热情的邀请:“为什么我们不能在某个午后时光,坐在阅览室里喝上一杯奶茶,说一说我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他看起来很乐观,说话也很风趣,最后还将我胸前学院徽章取下来,在徽章的背面用魔法咒语解开了一道禁制,然后又用颤巍巍的双手将魔法徽章别在我的胸前,四周的学生们那种羡慕的眼神,似乎就要将我生吞活剥了一样,赤祼祼地盯着我胸前的那枚徽章猛看,我虽然不认识这位老魔法师,但是此刻我哪里还猜不出来,他的身份一定不会太简单。

这样一个小插曲,把原本很紧张的气氛搞得有些荒诞,可不是嘛!决斗还没开始,负责仲裁的魔法老师却开始拉着一方亲热的用某种语言窃窃私语,那么接下来的裁决该怎么办,会不会因此在决斗时,老魔法师在仲裁的时候会更加倾向于一方?

原本这里的所有人已经开始猜测:迭戈会对我施展第几个魔法的时候才能赢。

有人认为迭戈会选择在比赛开始的时候,就以雷霆之势迅速将我KO掉。

也有人认为迭戈会慢慢地一点点撕开我的尊严,让我一点点的感到绝望,然后用匕首在我身上一些重要的部位留下伤疤,这样将来刻画在身体上的那些魔纹构装,造成很大的局限性。

而现在也开始有人猜测,也许我会因为这位魔法老师的关系,最后变得有尊严的输掉这场决斗。

获嘉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上海新科脑康医院陈琳
晋中治疗白癜风医院
云南治癫痫病哪家医院效果最好
山东好的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