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东北男人遇UFO外星人竟干如此龌蹉事图

发布时间:2019-06-10 14:25:57

东北男人遇UFO 外星人竟干如此龌蹉事(图)

1994年6月,正当全球万众的目光聚焦在南天,期待着人类历史上首次观测到的“世纪碰撞”——“苏梅克-列维”彗星和木星发生“太空之吻”时,一个惊人的消息在神州大地“引爆”:神秘的天外来客悄然来到了中国北方黑龙江省境内的凤凰山。

早在当事人孟照国“出事”之前,已有多人声称看到凤凰山的南坡(东经127度59分,北纬44度07分)出现一巨大的白色物体。

6月7日,孟照国等人爬上凤凰山,果然见到一个白色的庞大物体。他们两人想走近时,突然感到有麻电感,几次尝试都是如此,只好返回。

6月9日,红旗林场工会主席周颖率领30多人,带着七倍望远镜、录音机、照相机等器材由孟照国领路再上凤凰山探奇,但一无所见。而孟照国在用望远镜观测时,突然说声“过来了”就昏倒过去,并发生抽搐,立刻被送回林场。

林场的医生林辉诊治时发现,孟照国血压,脉搏,呼吸均正常;醒来后,却出现怕光,怕铁器,反应迟钝等状况。

[1][2][3][4][5]下一页尾页尽管凤凰山UFO事件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疑点——诸如女外星人穿开裆裤、外星人弄不清楚彗木相撞的原理、当事人进入的飞行器形状不适合空间飞行等等,但并不妨碍人们对此事的议论,分析,研究。

有些专家,教授深藏不露,认为“事情很复杂,应该进一步调查、研究才能做结论。”有的则明确斥之为骗局。也有专家感到“非常有价值”。

上海一位长期研究,考察各种UFO和相关现象的资深人士对此评论道:“孟照国的表现极似癔病的症状。这是一种受某种发病诱因的暗示而出现的一种心因性疾病,也是神经官能症中较常见的一种疾病,具体表现在幻听,幻视和妄想。

令人遗憾的是,十年后的今天我们再来审视“凤凰山事件”,却发现此事发展到后来,大多数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孟照国的“外星之旅”和与女外星人发生“一夜情”上,至于事件的真伪、是否可信以及由此带来的深层次思考,好象没有人涉及。

前一页[1][2][3][4][5][6]下一页尾页凤凰山地处偏远的山河屯,通讯条件非常艰难,虽然陈功富积极的与孟照国联系,但因为往来全靠写信,旷日费时,好不容易才敲定一九九五年八月前往,然而等我到了哈尔滨市的隔天,老天就下起倾盆大雨,而且连下数日从不间断,连铁路桥梁都被大水冲毁了,上凤凰山的路,自不待言,根本行不通的,于是我在哈尔滨坐困愁城,八天之后,只好打道回府,鸣金收兵。九月三十日我再度飞往哈尔滨,这个时候的哈尔滨已经成了一个UFO城,凤凰山事件几乎无人不晓,有些气功师更自称经常与外星人联络,因此当陈功富和我们准备上凤凰山采访的消息走漏之后,就有很多人希望和我们一道去,最后我们租了两部旅行车前往四百公里外的凤凰山,这时正值红旗林场的金秋季节,满山遍野的枫叶红成一片,简直漂亮极了,美景当前让我们忘却了八小时的颠跛之苦。当我们好不容易抵达红旗林场,本以为采访工作就可展开,岂知摆在前面的却是重重的关卡。原来,自从孟照国与外星人的接触消息披露以后,各地前来访问研究的人络绎不绝,孟所属的单位红旗林场早已经把孟照国当棵摇钱树,对于各种采访设定高低不一的“使用费”,尤其是对海外来的人士叫价简直多得离谱,因此从一开始我这个“同胞”的身份就始终不敢曝光,我们携带的专业摄影机也尽量避免被干部们识破,为此整个采访增添了不少压力。

孟照国的家空间很小,室内面积大概只有六十平方公尺左右,一个房间,一个客厅兼餐厅,一个厨房。我们这一行人把他们家挤得满满的,为了给我们烧饭做菜,孟照国还得动员兄弟妯娌一起来,整个房子闹哄哄的就像办喜事一样。凤凰山因为地处偏远的山河屯,这里的人和哈尔滨又有很大的差异,十足山民的样子,每个人都穿着灰色的毛装,脸上总挂着一副质朴的笑容,孟照国和当地的人比起来算是反应比较好的一位,虽然他只受过小学五年级的教育,但是天生比较聪明,例如他自己发明的所谓“立体种植”,使他的小菜园每年可以多出一倍的生产力,因此生活过得还算可以。孟太太姜玲长得很娇小,是一个温柔实的女性,有问才有答,话儿很少,大概是家住山区,生活条件比较艰难,虽然只有二十五、六岁,但看起来显得比实际年龄老得多。

前一页[1][2][3][4][5][6][7]下一页尾页问:“为什麽别人用望远镜什麽也看不见,而你能看见呢?”

孟:“这个我也不知道!”

孟照国被外星人电击之后,一般人认为他出现精神错乱,记忆丧失的现象,但是根据他恢复记忆以后的描述,当时确是处在他与旁人无法沟通的现象,也就是说孟所看到、所理解的和旁人不一致的现象,于是,我访问了孟的四哥孟照义:

问:“听说事情发生之后,你一直照顾你弟弟,是吗?”

义:“是的!从他在山上被击昏之后,一直到一个月后恢复过来,我大部份时间都陪着他。”

问:“你弟弟被击昏后,你们怎麽处置他?”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央视记录的事发经过

义:“他像着魔似的,对他说话,他听不懂,又好像很难过的样子,于是我们就把他抬到山上的棚子里,那是我们上山工作休息的地方,他在那里又叫又滚的,两个眼睛瞪得像牛眼一般大,很吓人的,而且好像很怕铁制的东西,一有铁制品接近他,他就特别抗拒,非得使命的把那铁制品推开不行。”

问:“听说孟照国在棚子里,还能倒立,是吗?”

义:“对呀!他把棚顶都撑坏了。”

问:“你们在棚子里有看见什麽外星人吗?”

义:“没有!女外星人的事是后来我弟弟完全清醒以后说的,他说当时在棚子里就有个女外星人。”前一页[1][2][3][4][5][6][7][8]下一页尾页问:“后来你们把孟照国送到护理站听说外星人也来了,你看见过没有?”

义:““没有!我从来就没见过。”

问:“那段时间孟照国除了怕铁、怕光之外,你还有没有观察到他有什麽特别的症状没有?”

义:“有一次我在家里看着他,他就躺在这沙发上,不知怎的,咚!就掉头了,换这麽躺。”

孟照义比划着,意思是头脚一百八十度易位。

问:“他有没有起身?”

义:“没有!他那麽咚!就掉过来了!”

这种情形,陈功富教授有一次到孟家作采访的时候,听说也亲眼看见过一次。针对山上棚子里外星女人的事,我又问了孟照国。

问:“那位女外星人长得什麽样子?”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孟照国的弟弟

孟:“她的身高大约有两公尺半左右,相当高,全身都包着紧身的衣服,只露出两个眼睛和下体部位,两个眼睛就像牛眼——这麽大。”

问:“她在旁边做什麽?”

孟:“她在指挥我四哥他们这些人帮我脱衣服,我使命的叫喊、挣扎,他们就是不理会我,有的人按住我,有的人脱我的裤子。 ”

认知上的差异就在此时产生的,现场的人认为孟照国怕铁,所以想帮他解开皮带,宽宽衣服也许舒服点。

问:“女外星人脱你衣服干什麽?”

孟:“她在我身上比划了一下,我整个人就像触电一样弹了起来,后来等我恢复知觉以后,我发觉身上有几处疤痕……。”说到这里孟开始宽衣解带,在他的小腹右侧以及右大腿内侧尚留有痕迹,额头眉间也有一处,是外星人用电光打出来的记号。前一页[1][2][3][4][5][6][7][8][9]下一页尾页姜:“那天我正准备睡觉,突然它发起白光,愈来愈亮,好亮哟!把我吓坏了,我赶紧用棉被盖起来。”

问:“自从孟照国发生这些事情以后,你觉得他有没有什麽改变?”

姜;“有呀!他体力不行了,田里的事都干不了。”

问:“发生这些事情,你心里觉得害怕吗?”

姜:“怎不害怕?已一年了,照国的体力一直上不去。”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UFO资料图

一年多以来,虽然外星人没有再出现在孟照国的家,但是似乎用心电感应和孟照国保持某种联系,例如孟照国曾经写给陈功富的信中大谈地球环保问题,其文化知识水平看来不像是一位只受过五年小学教育的人写的。一年来,也有很多人透过孟照国向外星人请问一些关于地球的问题,听说常有惊人的答案,不过概括来说,外星人最常传达的讯息都是环保,提升意识水平等有关和平的问题,这些与法国人雷尔带回来的讯息(见《上帝的真相》一书)有很多相似之处,可见外星人对地球关注的问题大体是一致的,但愿外星人能够再透过孟照国,再给我们传达更多的宇宙讯息。

原标题:东北男人遇UFO外星人竟干如此龌蹉事(图)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首页前一页[8][9][10][11][12][13]

做微商城的准备工作内容
江阴
微信小程序优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