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四百四十五章 重新认识一下,鄙姓唐

发布时间:2019-10-12 22:41:49

韩娱之光影交错 第四百四十五章 重新认识一下,鄙姓唐

“污蔑!李允琳这是污蔑!”唐谨言义正辞严:“我这么刚的直男,怎么可能喜欢那种旁门左道!”

“是吗?”宋智孝也不辩:“反正我的等你走,走不走随你哦。”

话音未落,宋智孝就听见身后明显的吞口水的声音。

“哈……”宋智孝笑出声来:“我的直男先生,咱们今晚去哪吃饭?”

唐谨言立刻顺着台阶转移了话题:“安排好了,包了个西餐厅……”

“要玩餐厅paly吗?”

“咕嘟……”

宋智孝笑嘻嘻道:“怎样?还觉得我不能给你更多吗?”

“为什么忽然变得这么妖精……”

“因为我三魂七魄都被你摄走了,姿势还不是随便解锁?”

“原来我送的不是玫瑰花,是勾魂花啊。”

“差不多……”宋智孝有点好奇地问:“你现在好像细腻了许多?会懂得关注每个人的心情了?吃了什么大补丸成精了吗?”

“建国后不许成精的。”

“啥?”

“没什么。”唐谨言叹了口气:“这段日子我确实有点变化。”

宋智孝兴致勃勃地问:“为什么?”

“因为某些原因,我不能常陪允琳,她很孤独,送走了敏京她哭了很久。”唐谨言低声道:“我在想,允琳我是有客观因素不能多顾,可别人没有,我为什么不多关心?非要等到她们也失眠才知道后悔吗?”

宋智孝怔了怔,继而沉默。

唐谨言又道:“即使我工作繁忙不能多陪谁,但了解大家想要什么、喜欢什么,尽量的满足,这是完全办得到的。”

如果T-ara在这里,就会知道这些日子他忽然画风大变祭出又准又狠的情圣三板斧是怎么来的了。

对于唐谨言这种聪明人,一旦心思多花一些在这些事上,针对性的满足“她要什么”真是一点都不难的。巧得很,他还正好彻悟了一些问题,现在连大唐公司都处于半甩手状态,导致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做这些。

宋智孝怔了半晌,忽然苦笑起来:“我忽然觉得,有不少妹子要遭殃了。”

唐谨言摇头道:“也就是T-ara剩下的三个,其他人我又没那心思。”

宋智孝笑了笑:“那恩地呢?”

唐谨言一愣。

宋智孝淡淡道:“当初你和恩地的隔阂,起码有一半在于……你的精力被工作和T-ara等等各方面牵扯,对待感情太粗糙了,对她关心得太少。在很多时候,她简直不像你女朋友。你心里真的喜欢她又有什么用,表现在哪?再加上你们固有的那些问题,不分手才见了鬼。”

唐谨言沉默,他知道宋智孝说的有道理。

宋智孝很是叹惋:“如果当时你就有现在的觉悟,说不定恩地不会走。”

唐谨言叹了口气:“现在说这个没用啦。”

宋智孝笑道:“追回来就是了。我帮你啊。”

唐谨言摇摇头:“可现在我对她没有执念了。”

宋智孝大惊失色:“什么?”

唐谨言重复:“我对她没有执念了,我已经可以用很平常的态度和她交流,既不会像早期那样乱了方寸,也不会像后来那样故作平淡。”

宋智孝死死盯着他,半晌才道:“我以为你这样的人,一旦动了真心,就是一辈子。有再多女人都掩盖不了心底的印记。”

唐谨言不语。

宋智孝想了想,摇头道:“我不相信你真的能完全以平常心看待恩地。”

唐谨言道:“这又没什么值得证明的。”

宋智孝微微一笑:“可以证明啊。”

“怎么证明?”

“我生日呀,请恩地过来庆生不是很正常嘛?让我观察观察你的态度。”

唐谨言张了张嘴,本想说吃撑了好好的二人世界不过,请别人来干嘛,可不知道是有意证明呢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话到嘴边却变成了:“那就请呗。”

巧得很,话音刚落,宋智孝的就响了。一看来显,郑恩地。

唐谨言颇有些无语,看着宋智孝接起了

“欧尼!生日快乐哈!”

“谢谢恩地,对了恩地今晚有空吗?”

郑恩地非常聪明:“难道有party?”

宋智孝笑道:“是啊,来不来?”

郑恩地想了一阵:“他在不在的啊?”

“在又怎样,不在又怎样?你不是一直都不怂他的嘛。”

“这倒也是啊,欧尼我跟你说,其实我现在都敢挑逗他,他绝对不会碰我的哇哈哈哈……”

“……哪来的自信?”

“有一次在济州岛,他摸错了房间,把我抱住都不敢动的。”

宋智孝惊异地瞥了唐谨言一眼,唐谨言面无表情。

郑恩地又道:“前几天打向我道歉,之后就一副平常人的口吻,好像放下了。”

宋智孝敏锐地有所发现:“怎么听起来你的语气反倒有点失落?”

郑恩地笑了笑:“欧尼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呢……失落当然是有的啦,不过我也很期待,真的和他做个朋友会是怎样的感觉呢。”

“那就来吧,他就算不在,我也让他在。”

“……”郑恩地犹豫片刻,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说了句:“好。”

**************

唐谨言早已包场准备和宋智孝过二人世界的法国餐厅,空荡荡的寂无人声,唐谨言和宋智孝并肩坐在一起,桌子对面是眨巴着眼睛的郑恩地。

唐谨言没有表现出听了她们的,只是道:“我没想到这一年多来,你们还在联络。”

宋智孝笑道:“我们又没起过任何摩擦,好端端的朋友为什么不联络?”

唐谨言点点头,随手在菜单上勾了几笔,又丢给郑恩地。

郑恩地也没客气,挑着最贵的勾了好几项,丢给侍者。

侍者微微鞠躬而去。

唐谨言笑了笑:“以前还会帮人省钱,现在就挑最贵的点,果然是人生若只如初见。”

郑恩地笑道:“以前那是帮自己省钱。”

唐谨言道:“伯父最近如何?”

“爸爸又去沙特阿拉伯了。”

“这老郑也是,这两年赚的不少了,用得着又急冲冲的出国吗?还不如在首尔渡一年假,照顾照顾女儿。”

“他出国,与其说是去工作,不如说是去静静的。”郑恩地淡淡道:“wuli九爷报复手段无声无息,厉害得很。”

唐谨言沉默片刻:“是我小心眼了。”

郑恩地眼睛一闪:“这么说,当初我爸爸替你工作,真是你设了个套?”

“不是我设套,只是言语里用了点手段。”唐谨言举起手边的甜酒示意了一下:“现在想想没什么意思,老郑本来什么错都没有。”

郑恩地也举杯示意了一下,一起饮尽,颇有点女汉子的豪迈感:“其实也好,你念头通达了不是吗?从此走完了轮回。”

“是的,走完了轮回。”唐谨言忽然道:“重新认识一下,鄙姓唐,唐谨言。华裔,在韩国做点小生意。”

“我叫郑恩地,是个歌手。”

“很高兴认识你。”

宋智孝自始至终托腮坐在旁边,两眼扑闪扑闪地看着两人的交流,觉得很有意思,非常非常有意思,比烛光晚餐好玩多了。

平常你个大头鬼,八点档肥皂剧都没这么傻比的对白好吗!!(未完待续。)

莆田治疗睾丸炎费用
阳泉妇科医院哪家好
邯郸治疗白癫风医院
莆田治疗睾丸炎医院
阳泉好的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